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魔域私服魔域单机因为沙漠是我刷BOSS以来我…www.123potian.com

魔域单机因为沙漠是我刷BOSS以来我觉得爆率最高

魔域单机无数的事件 在大脑中呈现 就像一幕一幕的电影在大脑中循环播放 但 难以割舍的是我游戏中的老婆 她可爱 聪明 就像一个开心果 给我身边的朋友带来了无限的快乐 虽有重病缠身 但依然意志坚强 她在我的心中即使我的娇娇又是我牵肠挂肚的晶石 。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魔域这个游戏。

我一般不玩游戏的,那是我女儿周岁的时候,一个朋友来我家时,在我的电脑上下载了魔域,并在我家玩了一天,看着他玩,我便觉得这东西好玩,于是便玩了起来。到目前,玩了也两个月了。

刚玩的时候,升级是最大的障碍,总觉得升得太慢了,灵魂都用上了,还是不行。

因为我那朋友说,要想升得快,就要多交好友。

我在三天时间里交了满满的五十个,升到七八十级就去了迷宫。那时候只有一百几十战,经常被人挂,一挂又掉了不少的经验,只得和别人组队。这样一下,一个XP也就升那么百分之一点几,一个双开下来,升到百分之二十是最好的了。

郁闷之余,我开始寻思,为什么会升得这么慢呢?

我想到了好友分掉了我不少的经验,有次我删掉了所有的在线好友,一个双开下来,居然升了百分之三十。

哈哈,这个搞得好,原来如此啊。虽然也分到了一些好友的经验,但相对来说,我要快速冲级,就不能这么搞。

到后来有一次,我没开组,居然一个双升了百分之六十。原来这就是最重的了,要想升得快,绝对不能开组的。

慢慢地到了一百级左右,也有了两百多战。从官网上看到一些关于去冰封升级的文章,于是乎我也想去试试。

开好双,一进去,刚一飞随机,飞到怪物中间,马上就挂,我们这等货色根本就不是那几百级怪的对手。

我不甘心,一直玩到了三四点,又开了个号子送随机,还是不行。

可是到了四点以后,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这些怪根本不动了,任我的XP来杀,一个XP下来,可以升到百分之四到百分之八,这样看那个XP杀怪的多少了。

我想到了,这是网络的原因。那时候玩的人少了,网速自然快了,发XP和飞随机能够得心应手,不像人多的时候半天还没飞动,XP半天也没发出来,这样怪物早就对你下手了。

这个方法我试了多次,每次都行。我在三天之内就从一百级升到了一百二十级,让好多人对我刮目相看。而且我只在那短短的几个小时内才玩,那时战也才两百多战,怪的经验也不是很高,但我却做到了快速升级。

我在冰风开一个双,最少飞掉六百个随机,飞到一个地方,放一两个XP,再飞走,尽量做到杀最多的怪,区区一点随机钱,又算得了什么呢?

高手看到了不要见笑,希望能够还在升级误区中徘徊的朋友看到我这一点点经验之谈能够有一点点用,早日升到一百三十九级。呵呵。

现在四百战,垃圾一个。但我只玩了两个月,也还算不是很垃圾吧。大家我空找我玩,深圳的可一起玩哦。

魔域boss也有内测玩家认为亡灵巫师并非有有些玩家分析的那样强势,毕竟《魔域》还是非常看重亡灵巫师出现之后的职业平衡的。从多个角度出发的话,该玩家认为双形态其实可以更加灵活的用来PVE,比如针对物理型的怪物来说,魔攻的大幅度提升有着很好的效果;而在面对某些物理型的BOSS以及物理型怪物为主的副本中,亡灵巫师的双形态反而有着更加棒的效果。

朋友今天给我发了生日蛋糕表情,原来年复一年是如此的飞快,玩网络!感触颇深,最深之魔域。

再平凡的人都有他存在的痕迹,也许未来逃不脱终为土灰的命运而被人遗忘,但是至少曾经拥有——属于他自己的一种永久和神圣。

无论是佛教还是基督抑或是穆斯林,但凡时间的指轮转向他们创始人的生辰之时或者死亡之日,免不了数以万计的信徒为之疯狂——“五体投地”的崇敬和虔诚的祈祷。

于是,生死之日被封为节日,死生之地被封为圣地。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能伟大到如此——赋予时间和土地以意义。更多的人,不过是默默无闻,只在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里生老病死,终不为外人所知。

生与死,是人的两个极端。一个是始,一个是终;一个是因,一个是果;一个是巧合,一个是必然。

然而,毋庸置疑的,生与死在人生命中都极其的重要。甚至让人不得不思考,或许正是由于生与死截然不同的位置,他们才拥有了近乎殊途同归的意义。

可是,死却是人所不能把握得。有人说,性与死是人类的两大本能。性为人们所追求,而死则为人们所逃避!于是,人们能容忍同性,却视无性为病态。

人们能容忍死亡,却视自杀为“软弱”。

避死,本是求生!古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是,对于死亡的谈论,人们还是在死亡之前,在生之中。

当生死作为人生的两端,负重着一个人的命运,人们不得不对生死进行思考,然后进行纪念。

生之日,被称为生日,死之日被称为诞辰,两者都为人们所纪念。

不同的是,诞辰的纪念远离当事的主体,生日的纪念却是主体切身的产物。生日,于是比诞辰有了更深的含义——这是主体的思考而不是旁观者的喧嚣。

人每年都有生日,然而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人每年的生日不尽相同。人总是在成长!由无知到幼稚,由幼稚到成熟。

在人的成长中,生日逐渐成了一种意味,不再深具含义,却让人恋恋不舍。一个人真正的“生日”其实一生不过一次,但是从生而来的每次纪念却像是拾阶而上,让人有种紧迫,有种思考,有种动力,有种幸福。原因何在?或者是因为拾阶登高的快感,另一个或许就是因为登高的尽头就是死亡!

有人说,因为死亡,生命就没了意义。但是,在我看来却恰恰相反。

正因为死亡,人生才有意义!如果死亡缺失了,人们所拥有的该是无尽的黑暗和没有压力和幸福的奔走。